当前位置:首页 > 中电联会员动态 > 电网

南国逐梦展雄姿 域外显能创佳绩

鲁布革水力发电厂境外项目管理中心为“一带一路”贡献南网力量

时间:[2019-06-06 ]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作者: 
浏览次数:次

  午夜,连绵不断的群山笼罩在漆黑的夜色中。在美丽的南塔河畔,一座刚刚投产的水电站厂房内灯火通明。不知疲倦的南网人正在厂房里忙碌着,守护着这座“光明之源”,用源源不断的绿色电力点亮老挝北部漆黑的夜空。

  他们是老挝人眼中的朋友、师傅、专家,他们是来自调峰调频公司鲁布革水力发电厂境外项目管理中心南塔河项目部的运维团队。

  “从刚开始不习惯炎热的热带雨林气候,到适应现场生产生活,现在我已深深爱上这片土地。”鲁布革水力发电厂境外项目管理中心南塔河项目部安全专责朱鹏程如是说。作为前期工作组成员,朱鹏程于2016年8月到达南塔河项目现场参与机电安装工作,今年是他到老挝工作的第三个年头。

  凭借多年的水电站运维管理经验,鲁布革水力发电厂境外项目管理中心曾派出技术人员参与缅甸邦朗、勐瓦两座电站的运维与管理,2018年8月,又顺利接管南塔河1号电站的运维工作,开启了南方电网海外电站运维的新征程。

  作为调峰调频公司“走出去”业务的先行者和排头兵,鲁布革水力发电厂境外项目管理中心运维人员克服了语言、环境等诸多困难,秉承南方电网“走出去”战略,以崭新的形象为“一带一路”贡献南网力量。

  重燃激情

  2018年7月去老挝南塔河1号水电站,是32岁的南塔河项目部助理技术专家焦一第一次出国,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路程太过坎坷。

  他乘坐的车在原始森林里的一个半山腰上抛锚了,手机又失去了信号,同行的南塔河项目部副主任方南云和他不得不漫山遍野地拿着手机寻找信号,最后,看起来文弱的焦一徒手披荆斩棘,爬上了一座山的山顶,才好不容易联系到了南塔河1号水电站的其他工作人员。

  焦一出发的一个月后,南塔河项目部安全监察专责冉涌和他的同伴们从罗平出发坐了三天三夜的车来到了南塔河1号水电站。他们平均年龄48岁,都是富有经验的技术骨干,他们或许对工作本身不会像年轻人那样有太多的好奇期待,而此次去南塔河对于他们来说,充满了新鲜感,也重燃了激情。

  一方面南塔河1号水电站缺乏相应的技术人员,另一方面鲁布革水电厂在这方面能力处在较高水准。一个有市场,一个有技术、经验,两相合拍,这些老水电工们就这样走上了境外项目运营之路。

  异邦路不好走,山路十八弯,不少人晕车严重,但是他们大多是数十年相濡以沫的老同事,熟悉彼此的脾气秉性,也知道如何互相照顾。

  到南塔河1号水电站之后,条件的艰苦还是超过了这些老水电工们的想象,地处北回归线以南的南塔河1号水电站常年处于40摄氏度的酷暑高温之中。停水、断网、通信中断是家常便饭,附近非常荒凉,距离最近的村落也有3公里,而且村落里的居民还在刀耕火种,蛇、蜥蜴、蜈蚣随处可以看到,有时蛇甚至会钻进员工的宿舍。

  “虽然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看到当地的条件还是觉得很艰苦。”副班长王志强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全新的环境、陌生的设备,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初到南塔河,他们与设备缺陷斗,与恶劣的工作环境斗,厂房内外永远有扫不完的灰尘和虫子。

  “虽然电站小,但是工器具一点都不少。几乎是一个电厂的管理体系压缩到了一个项目部来做。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比在鲁布革水电厂还高。”鲁布革水力发电厂境外项目管理中心南塔河项目部主任赵小昆说,“所以,外出派驻人员的工作量,几乎是在国内时的两到三倍。”

  走的是异邦路,喝的是异邦水,虽然身处南塔河,但他们执行的南网标准,一切都要按照规范和制度来。管理好南塔河1号水电站,于他们而言,既是企业之使命,亦是国家之光荣。

  这种使命感也是这些平均年龄48岁的老水电工们重燃激情的原因。在鲁布革水电厂工作了30年的冉涌回忆起了一直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件事,那是1992年,鲁布革水电站竣工,外国专家撤离鲁布革时,他们带着不信任的神色质疑地说:“我们走了,你们能够运行得好吗?”

  “眼下老挝和上世纪90年代的云南很像,对电力的需求旺盛,但又受限于自身的技术,所以在一些电站建起来后,委托第三方运维管理便成了一种必然。”冉涌说。

  而今,突出的业务能力和数十年的一线工作经验让冉涌顺利竞聘到国外工作。他感觉就像一个循环,从前是把别人的设备技术汉化、消化吸收,如今是带着标有汉字的设备、带着先进的技术走出国门。

  鲁布革水力发电厂境外项目管理中心副主任的曾勇滔是80后,他也和当年的“开荒牛”一样,知道苦,却更明白到新的地方创业更能锻炼人。

  所以,就算条件艰苦,他们的干劲却是百分之二百,因为有强烈的自豪感和使命感,他们能感觉到时代脉动,中国越来越强大,南网越来越进步,自己的手艺也越来越精湛,他们正在努力践行“一带一路”倡议。

  挥泪实干

  实干的作风体现在每时每刻,体现在每一个南塔河项目部成员身上。

  焦一离开罗平县去南塔河的时候,刚刚新婚燕尔。半年后回到罗平县轮休的时候,妻子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老公变成了“和尚”,仔细盘问一番才知道,原来焦一忙到除了吃饭和睡觉都在厂房里工作,为了工作方便,更为了节约洗头发的时间,他让同行的老师傅帮他剃成了光头。

  班长任郑斌平常讷言敏行,但是他有一句口头禅总是挂着嘴边:“我们来到南塔河,就一定要把事情做好,不然对不起兄弟们,对不起鲁布革,对不起双调,对不起南网。”

  实干、奉献的另一面往往是牺牲、泪水。“谁说我不想家。”赵小昆是条公认的硬汉,罗平县是油菜花之乡,他把电脑的桌面换成了罗平的油菜花,一个人加班到深夜的时候,有时会盯着这片只能在电脑屏幕上看到的家乡的油菜花发呆,泪水打湿了键盘。

  “没问题,听从部门安排。”“没事,在就把事情做好。”猪年的春节到来之前,赵小昆公布留守南塔河值班的员工名单的时候,多少有些于心不忍,甚至预设了不少员工会闹情绪,但他没有想到收到了如此爽快的回答。

  春节值班,只是意味着在春节无法和家人团聚,但是对于有些员工来说,在南塔河工作,意味着他们错过了最后一次和亲人见面的机会,留下了终身的遗憾。

  去年,值班员赵友能在南塔河接到了一个电话,被告知“母病重,速归”,他立马请假动身准备回国,然而还没有出老挝国境,就接到了第二个电话“母亲已经过世”,从此与母亲阴阳两隔。

  电气管理专责方保刚也有自己的伤心事,在南塔河时,他被告知老婆脑出血,虽然他及时赶回罗平县见了妻子最后一面,但是妻子已经昏迷,失去了意识,再也不能说话。不久,妻子就去世了,仿佛无声地在等待远行的丈夫归来。

  功不唐捐,玉汝于成。终于,工作越来越驶上正轨,入驻电站后,鲁布革电厂南塔河项目部编制了南塔河1号水电站安全生产责任制、设备缺陷管理、水库管理等15项安全生产管理制度和现场值班、图纸资料等7项行政管理制度。这些都保证了2018年10月26日南塔河1号水电站顺利投运。

  2018年10月29日,老挝南塔河1号水电站顺利通过72小时满负荷试运行,实现全部投产发电,每年可为老挝北部提供7.21亿度电,预计可让200多万人用上绿色电能。

  留下火种

  外国专家走了,虽然设备留下,但是技术也被带走了,中方的工作人员只能望着设备发呆,然后依靠自己去消化、去学习,让电站继续运转,这是鲁布革水电厂人太过熟悉的场景,其中的苦楚和辛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然而,当他们自己在老挝成为“外国专家”的时候,他们选择的却是绝不重蹈覆辙,拼尽一切努力把技术留下,让老挝人能够依靠自己让设备转起来。

  “我们在技术方面对老挝籍员工是完全没有保留的,在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赵小昆说,“至少要培养出技术骨干,等我们走了,才可以安心地把水电厂交给他们运维。”

  不过,要把老挝籍员工们完全教会,让南塔河1号水电厂后继有人,在赵小昆看来,并非易事。

  从2018年7月30日开始,就有5名老挝籍员工跟着中方技术专家参与运维值班,这5名老挝籍员工全部有在中国的留学经历,不过让赵小昆挠头的不是他们的中文水平,而是他们在电力方面的基础知识非常薄弱。

  “举个例子,我问一个在中国留学过的电力专业毕业的老挝籍员工欧姆定理是什么,没想到他完全不知道。”赵小昆无奈地说。

  赵小昆在这些老挝籍员工面前好似一位严厉的师父,他经常指着主机线路图随机抽查徒弟们:“这个实际在什么地方?你能不能带我去看一下?”

  而徒弟们因为害怕被提问,甚至会看到他走过来,就故意绕着走。

  严师出高徒,老挝籍徒弟们的进步,被赵小昆着实看到了眼里。“我们真的非常用心地在教他们,现在他们看主机线图辨识设备,还是有不少进步的。”

  几乎所有南塔河项目部运维团队的中国专家都在对老挝籍员工倾囊相授,今天你给他们讲这个设备,明天我给他们讲那个设备,慢慢地,老挝籍员工在设备的认知上掌握了越来越多知识。

  与严厉的赵小昆相比,安全检查专责朱鹏程则显得温和太多,他总是变着方法让徒弟们巩固知识。已经57岁的朱鹏程好像在与时间赛跑,他生怕退休时,无法安心地回国,因为没有把徒弟们教好。

  教学相长,也有徒弟们能够教到师傅们的地方,那就他们的老挝语。

  “根老、根巴,根那梦纱……”,晚上7点半,有趣的老挝语沙龙在电厂生产现场开场。小小的会议室里,你一句,我一句,虽然语调略显生硬,但沙龙轻松的氛围,为羞于开口的员工们也创造出了轻松学习老挝语的“语境”,此刻,白天是他们徒弟的老挝籍员工,纷纷变成了他们的“老师”,在“老师”的启发下,大家慢慢乐于开口,乐于交流,在学习中也一边了解风俗民情,一边强化单词记忆。

  23岁的维莱是其中一位老挝籍员工,他曾经在河南开封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学习水电站运营与管理。现在,维莱已经越来越适应电站的工作和生活,已经能独立工作了。

  “我们都叫他‘未来’,相信南塔河未来会更好的‘未来’。”朱鹏程说。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韩晓彤 通讯员 侯海琳 曾勇滔 许兴贵

  >>亲历者说

  雨林深处的中老友谊

  今年2月15日,电站下游3公里外的哈阑村,热闹非凡,歌舞满天。在村民的盛情邀请下,南塔河项目部员工参加了哈阑村进村公路通车仪式,中老两国友人一起载歌载舞,共同庆祝这个特殊时刻。原始森林深处,常有巨蜥、蜈蚣、眼镜蛇等动物出没,可想修路之难。电站建成后,建村数百年的哈阑村看到了打通对外道路的希望,在老挝南塔河公司的帮助下,哈阑村实现了通车梦。通车那天,南塔河项目部员工还为村里的小学带来了书包、水彩笔、足球等文体用品,看着孩子们天真的笑容,我们觉得所有的辛苦竟如此有价值!

  每周三下午,电站营地3楼的会议室里,不时传来朗朗的“双语”读书声。“学生们”个个正襟危坐,仔细倾听讲台上老师声情并茂的讲授。这是代表中老友谊的“南塔河双语课堂”开讲了,而上课的“老师、学生”则来自老挝南塔河1号电力公司的中、老两国员工。“老师、学生”时常互换角色,通过这简单的“一教一学”,拉近了中、老两国的员工的距离,极大地方便了日常工作和生活,促进了两国文化的交流。

  傍晚,“南塔杯”足球赛在落日的余晖中揭幕。中老两国员工和驻地附近学校、村庄、波乔省军区的足球健儿们齐聚绿茵场上,一场激烈的足球友谊赛,场边阵容豪华的啦啦队为足球健儿们呐喊助威,更成为一条靓丽的风景线。看场上,虽然是业余比赛,但双方你攻我守,大开大合,场面很是精彩,各种经典扑救、传射不断上演,场边助威的观众也情不自禁陶醉其中。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下来,境外工作的辛苦早已抛至九霄云外,双方增进了友谊,更为日常工作增添了活力。

  雨林深处,远离亲人、祖国,充满了孤独、艰辛,但可爱的“南网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努力,守护好这座“光明之源”,践行着南方电网企业文化理念,为中老友谊长存贡献自己的力量。(南塔河项目部电气管理专责 许兴贵)

  >>水电站故事

  “拦截特大洪水,守护一方安宁”

  “我们帮其他国家搞建设,目的是在建设,但是也要注意保护,保护老挝普通民众的财产以免受到损失。”这是赵小昆反复念叨的一句话,也是南塔河项目部全体员工的初心。

  2018年7月,台风“山神”影响老挝全境,在多地引起强降雨并导致河流和电站水位暴涨,老挝多地深受洪涝灾害。“拦截特大洪水,守护一方安宁”成为南塔河项目部新的使命。

  老挝雨季雨量非常大,却不像中国的水电站有比较发达的水情测算系统,很多时候甚至需要用肉眼去观测。这就需要员工24小时轮流值班,通过肉眼看水标尺的变化,来估算来水的情况。

  更让南塔河项目部感到无力的是一些设备上的缺陷。“理论上可以下泄6000立方米每秒,但是实际检验下来,下泄到1800立方米每秒左右,下游的村落就会被淹没。”王志强说。

  洪水面前,没有什么比保证民众的安危更为重要!运维团队需要配合水情团队的命令去操作闸门,水情团队则要根据过往的经验去预估入库流量。

  这些一起共事多年的老同事,你一声令下,我立马操作,配合得天衣无缝,虽然过程紧张,神经一刻都不敢放松,但他们完美地完成了该次泄洪。

  泄洪在晚上进行,可是当班长正在安排夜班团队工作时候,突然发现白天下了班的员工竟然又出现在了现场,“多一个人,就多把手,万一团队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随时都在。”他们是想让其他同事能够放宽心,工作的时候更从容些。

  最终,南塔河1号水电站顶住压力,拦截住了这场特大洪水,为下游村庄防范暴雨、避免水灾影响争取了宝贵时间。哪怕在降水最多的几天,电站下游的居民也没有遭受洪涝灾害。